大都会娱乐:沙湾古镇即景

  □肖复兴

  从广州去沙湾古镇那天的路上,下了一场雨,虽是阵雨,但那一阵下得挺大的。到达古镇的时候,雨停了,挺善解人意的。

  沙湾古镇在番禺,如今,番禺成了广州的一个区,从市内坐地铁倒一趟公交车就到,不远,很方便。不是节假日,古镇很清静,走到留耕堂前,人多了起来。留耕堂,是何家宗祠。在古镇有不少宗祠。岭南一带,宗祠文化传统悠久,它维持着宗族的团结、信仰,以及文化的传承。何家是古镇大户,一家出了三人中举,其中一位还当了朝廷的驸马爷,声望在古镇绵延长久。留耕堂最早建于元代,现在堂皇阔大的建筑,是清康熙时重建。留耕堂前,是一片轩豁的广场,成为古镇的中心,留耕堂便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古镇的地标。

  广场四周,几乎布满了画画的学生,一打听,是从广州专门来这里写生的。小马扎上,坐着一个个年轻的学生,稚气的面孔和画板上稚嫩的画作,相互辉映,成为那一天古镇一道别致的风景,为古镇吹来年轻的风。

  我最爱看人写生。面对活生生的景物,取舍的角度,感受的光线,挥洒的色彩,个人想象的填充,每个人都不尽相同,非常有趣。这些学生千篇一律都在画水粉画,大概是老师的要求。晚秋雨后的阳光,湿润而温暖,照耀在这些学生的身上、画布上和水粉盒子上,跳跃着五彩斑斓的光斑,让古镇那一刻如诗如画,显得那么的幽静和美好。

  这时候,忽然广场上嘈杂起来,有学生从马扎上腾地站起来,有的跑向广场那一侧,有的惊慌失措地望着那一侧。我也朝那边望去,那边靠道口是一排房子,有小店,有住家,住家大门旁边是一扇落地的卷扇拉窗。窗上有一道凉棚,凉棚下摆着一溜儿画架、马扎,还有水粉盒、调色的水杯和书包。就看见一个中年男人,气哼哼地从家门出来,不由分说将这些东西一件件抄起,噼里啪啦地朝前面的广场扔去,立刻,一片狼藉,慌乱的色彩涂抹了一地。

  有几个学生纷纷跑了过去,想阻止这个男人近乎疯狂的举动,但杯水车薪哪里阻止得了腾腾火苗的燃烧。那个男人依旧发疯似地扔东西,一个画架子正好砸在一个女学生的脑袋上,我看见,她委屈地哭了起来,蹲下来,拾起自己的画架和水粉盒,紧紧地抱在怀里。

  一位镇子上的女人骑着摩托车过来,指责着这个男人,骂他衰仔!

  一个男子骑着自行车过来,放下车,走到这个男人的面前,给了他一巴掌,怎么可以这样?

  这个男人不动了,也不说话,站在那里,呆若木鸡。

  那个女人和那个男子,向学生解释,他的脑子有毛病,独立生活都成问题,然后,指着他的房子又说,这房子都是政府出钱帮他新盖的。

  本来拿出手机要报警的学生放下了手机。能和精神病人掰扯清什么呢?那个女学生还在无声地哭泣。有女同学搂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在学生们的议论中,我听明白了,刚才下雨的时候,学生们到凉棚下躲雨,然后又去和同学交流的时候,一时没有来得及将画具移走,就发生了刚才一幕的闹剧。

  女人和男人把学生和那个男人劝开,几个学生把扔出去的画具和马扎拾起,远离凉棚,到别处写生去了。广场上,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阳光依旧湿润而温暖地照耀着,洒在广场上一片金光。只有那一片被泼洒出的水粉和水搅和一起的色彩,显得那样杂乱无章,像一幅荒诞派的画。

  和江南古镇相比,这里没有水系的环绕,由于经过南宋到元明清几代,建筑风格更为丰富,破坏和改变得不多。老街纵横交错,地理肌理清晰犹存,石板路沧桑还在。除个别人家变为店铺,大多院落依旧保持着原来的烟火气,商业气息还没有那么浓重不堪。细细走走,有一种依稀梦回前朝的感觉。

  我在古镇转了一圈,又回到留耕堂前的广场。留耕堂门前一侧,齐刷刷坐满一排学生,对着前面的广场、小店、老街以及更前面一些的池塘,露出镬耳式山墙一角,在写生。

  在这一群学生里,我看到了刚才哭泣的那位女学生,我看见她画架的画纸被撕开了一道大口子,她依然坚持在上面画。我站在她的身后,仔细看了看她的写生画,她画的对面那个脑子有毛病人家的房子,左边是那扇家门,右边是有卷窗的凉棚,凉棚旁边,她多画了隔壁店铺前摆放的一盆花,红艳艳的三角梅开得正旺。2018年11月7日写于北京

  新闻推荐

  广东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实施意见和三年行动计划已编制完成

  1月29日上午,广东省发改委主任葛长伟在广东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专场记者会上透露,广东已经编制广东省实施粤港澳大湾区规划...